首页 >  架空穿越

我总在春天想起你完本阅读全集资源(费辛俞仲夏小说)

费辛俞仲夏 小宇文学 2020-05-19 15:27:34
  • 我总在春天想起你徐徐图之-我总在春天想起你(费辛俞仲夏)完本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

    费辛俞仲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    小宇文学我总在春天想起你无删减资源txt全集大结局专栏

    点击在线阅读>>

小宇推荐一部2020火爆小说我总在春天想起你,这部小说的主题正是费辛俞仲夏,全文思路清晰,情节动人,小说描述了费辛俞仲夏之间的缠绵故事:第七中学新来了一位名叫费辛的化学老师。开学第一天,初次见面,俞仲夏就发现了费老师不可告人的秘密。年上,攻22受18,轻松调剂文,狗血***第三者白月光追妻追夫火...

费辛俞仲夏小说我总在春天想起你全文免费阅读:

外面楼道里热闹起来,升旗仪式结束,学生陆续回来了,有经过办公室的,隔着窗朝里面看。
赵主任顾及到是一对男女生一起挨训,影响不太好,说:“七中顶流,你墙角站着去。”
顶流同学倒是也听话,转身就过去了,迈着自信的步伐,罚站仿佛走花路。
“……”赵主任并不想理他,转头放轻了语气,教育那女生,车轱辘话,“你一个姑娘家家,怎么回事?心思要放在学习上,这才开学第一天……”
顶流同学罚站的角落,边上就是费辛老师的办公桌。
费辛奇怪地看了看他,他也奇怪地看了看费辛。
费辛:“?”俞仲夏:“?”
赵主任在那边婆婆妈妈地数落那女生。
办公室外面楼道里,学生也吵吵闹闹。
费辛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音量,问他:“你不是说你是一中的?”
俞仲夏:“……你?”
费辛道:“还说开学你就上高三?”
俞仲夏歪着脑袋,仔细打量费辛,看了又看。
今天上岗实习第一天,要见校领导,也要给学生留个严肃的印象,因而费辛穿得很正式。
细条纹衬衣,下摆规整地扎进了西裤腰带里,头发也梳成大人模样,十级大风都不能撼动他的发型,衣冠楚楚,为人师表。
他今天和那天刚打完球的样子非常不一样。
“还没想起来?”费辛也很怀疑对方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,说,“你从我家穿走我的衣服,还说过后会还我,还哪儿去了?”
俞仲夏像是吃了一惊,停顿了数秒才说:“这种事,在学校就别说了吧。”
费辛:“???”虽然挨揍不是好事,这嫌弃的语气又是怎么回事?
俞仲夏眯了下眼睛,道:“刚没认出来是你,我近视眼,不戴眼镜跟瞎了一样。”
费辛怀疑地看他,一个人在短短十几天内,变化怎么会这么大?
俞仲夏双手还揣在兜里,双脚重新站成个内八,说:“不就是一件衣服,别那么小气,回头有空就还你啦~”
他这句语气又慢还嗲,最后那个“啦”字还拖着长音,又有点初见时那种仿若女孩儿的样子,但很做作。
费辛无语道:“你好好说话。”
俞仲夏眨眼:“这怎么不是好好说话了?”
“俞仲夏。”赵主任让那女生走了,又叫俞仲夏过去,训了他几句。
俞仲夏:乖巧点头
快上课了,赵主任就也放了他走。
等他出去,诸位师长马上开启群聊模式——
赵主任:“原来俞仲夏长这个样子?!”
那位教过俞仲夏的物理老师:“跟想象中不一样吗?”
老师甲:“不一样啊!我一直以为俞仲夏是个小非主流,要么就是个痞里痞气的模样,这孩子长得还挺干净是怎么回事?”
赵主任:“我上学期来新校区,远远看过他一回,怎么记得是个大高个子,也不长这样啊?”
物理老师:“你是把万鹏认成他了吧?高个儿,挺壮实?(赵主任点头)那个是万鹏,是体育生,以前跟俞仲夏整天一起玩,不过现在他俩闹翻了。”
老师乙:“为什么?”
物理老师:“不清楚,听说还在校外约过架。”
赵主任:“就他这细胳膊细腿儿,还跟人体育生打架?”
老师甲:“听说他还挺能打呢,高一刚入学军训,完了跟教官打架,被通报批评那个,就是他吧?”
老师丙:“就是他!在老校区那两届学生里,他也很有名,还有专门跑来这边看他的。”
物理老师:“真打架也就那一次,后来没在校内惹过什么事,他整天跟万鹏那帮体育生一起玩,万鹏他们都还挺服他,应该是真有两下子。”
赵主任掏出手机:“我要赶快多转几条锦鲤,保佑俞仲夏高二期间安分守己,千万别给我惹是生非。”
物理老师说:“其实我教他那一年,感觉他也还算安分,上课趴着睡觉,作业也交,虽然题目都做不对,成绩一直都跟不上。”
一群老师吃学生的瓜,还吃得热火朝天。
费辛:“……”
现在的感受就是玄幻,太特么玄幻了。
这俞仲夏???
既是个被霸凌的娘娘腔,还是个铁血校霸,这么横跳,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
七中现在的新校区去年才开始投入使用,上一学年只有高一新生在这边,高二和高三都还在老校区,这学期才全都搬了过来。
所以这批高二的老师们,俞仲夏的名字如雷贯耳,真人是今天才第一次见。
上课铃响,赵主任接了教务处电话,出去了。
没了领导在场,余下几位老师意犹未尽又小聊了几句。
老师甲:“刚才那个女生,是跟俞仲夏在早恋吗?”
物理老师作为现场唯一可能的知***,却说:“不知道,这女生我也不认识。”
老师乙:“这年纪的女生,本来就容易喜欢这种 ‘坏男孩’,再说你们看俞仲夏长那模样,能不招女生喜欢吗。哎?费辛费老师……”
他转过身来,很善意地CUE一直没参与进来的实习老师:“这问题你最有发言权,我们这帮人,被颜值限制想象力,不太了解帅哥们的校园生活。”
费辛:“这个……”
其他老师也都朝他看过来。
“也没什么特别的,”费辛一本正经地说,“就是每天早上都在情书堆成的小山上醒过来,课桌抽屉里总有吃不完的巧克力和各种零食,路上遇见的每个女生都会对我投来爱慕的眼神……”
其他老师:“……”
费辛:“打个篮球会有无数学妹来送水,放学还常被高年级学姐围堵,逛一次街能遇到十八个想挖掘我的星探,还常常被不明人士跟踪,一回到家就必须拉好窗帘,不然一定会被某些变态用望远镜窥视我的私生活,如果有得选,我也不想这么帅。”
众人:“…………”
费辛重重叹气,说:“像我这样一个帅哥,每一天都活得既像偶像剧,又像悬疑剧,还随时可能发展成犯罪片,当真是,朴实无华又枯燥。”
众人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费辛笑起来,道:“别人哪有这么无聊!长什么样还不都是一日三餐,该上学就得上学,该补课就得补课,高考也不会看脸加分。我跟你们开玩笑的。”
大家也都笑起来。
一个化学老师来认师弟,问:“费辛,你也是颍城师大化学系的吗?”
费辛道:“不是,我是颍城大学的,应用化学。”
老师们奇道:“你不是师范生啊?怎么来中学实习?”
颍城大学是一所211+985的综合性大学,理工科尤其化学学科在全国都非常有名,和颍师大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学校。
照常理来说,颍大化学系的学生,没道理要到高中来实习。
“我准备考研,”费辛道,“来学校清净,方便复习。”
这理由,不太有说服力。
老师们心里还有疑惑,但这才第一天共事,还不怎么熟,问得太细就有些不够尊重人,另外费辛又很年轻,年轻人做事情,本来就不一定都有理由。
那位化学老师认亲失败,并不气馁,又问:“你今天第几节有课?”
费辛道:“下午第一节,19班的。”
那老师道:“正好,我第一节空着,去听你课?介意不?”
费辛笑说:“不介意,太欢迎了,正好麻烦您帮我挑挑毛病。”
又两位下午第一节没课的老师表示:“那我们也去吧。”
“欢迎各位前辈随时莅临指导,我现在就只希望学生别拆我台。”费辛道。
“19班?”八卦源头物理老师想起来了,说,“刚才那个俞仲夏,这学期就分到19班了。”
巧了么这不是。
费辛实习期间任教的班级是高二(18)班和(19)班,两个文科特长班,18班体育生为主,19班就多数都是艺术生。
俞仲夏原本不是特长生,上学期末分文理科,因为文化成绩实在太差,才转成了艺术生,要学播音主持。
下午第一节课,费辛又见到了这个奇奇怪怪的俞仲夏。
一上课,他走进19班的教室,一眼就发现了最后一排的顶流SAMA。
俞仲夏坐在位子上,却把双脚蹬在课桌边,前后一晃一晃,像个人形弹簧。
他余光见有老师进来,不急不慌地放下脚,问别人:“什么课?”又慢慢悠悠地翻找不知道放在哪儿的化学课本。
这中间,他瞥过讲台上的费辛几眼。但他没戴眼镜,费辛猜他根本看不清楚是自己。
这是开学第一次化学课,又是位新化学老师,多数学生们表现出了一定积极性,坐得端正,听课也有模有样。
上课才不到五分钟,俞仲夏就趴在桌上安然入睡,完全把讲台上的费老师和后方几位听课老师当空气。
费辛对此早有心理准备,不单是对俞仲夏,未来实习期里,两个班的学生多数是这种情况,也许才是常态。
这是文科班,化学不是高考科目,并且这两个班还都是特长生,校领导对这种情况心里也有数,不然也不会让他一个实习生来教。
他这种心态,当然不会“为难”学生,提问了几次,也都是引导式提问。
课堂进行得顺利流畅,坐在教室最后面听课的几位前辈老师,或多或少是抱着来挑刺的心态,一堂课听下来,也挑不出这实习生什么毛病,纷纷在听课本上给了正面评价。
讲完课后,做随堂练习,听课老师们就都从后门走了。
他们一走,费辛自己对着一教室学生,还有点新人难免的尴尬,从讲台上下来,绕着教室里慢慢走了一圈,看学生们做题。
有认真做的,有瞎做一气的。
也有在打瞌睡的。
还有玩手机的,看到费辛走过来,忙把手机藏起来,费辛也不揭穿,经过时用手指点了点书桌,提醒快点做题,就罢了。
俞仲夏睡得天昏地暗。
费辛只当没看见,直接从他旁边过去了。
……好特么无聊。
费辛在教室门口站住,视线投向外面校园里。
高中校园自然比不得颍大校园,在费辛眼里既逼仄又无趣,他有点想念自己的大学,想课堂,想实验室,也想念分别了一个假期的同学们,不知道他们在研究所、在企业实验室……怎么样。他晃了晃神,收回视线来,发现门口第一排的女生仰脸看着他。
他:“?”那女生一笑,说:“费老师,你好帅啊。”
她并没收着音量,就很坦荡地在表达自己的赞美。
后排有些学生听到了,也跟着起哄:“哇哦……”
“费老师你好帅啊……”
“好帅啊……”
费辛心说,我当然知道我好帅。
然后抬手做了个向下压的动作,正色道:“别闹。”
马上要下课,他回讲台上去,布置了课后作业,问:“我的课代表是哪位同学?”
各班的课代表是由班主任任命,通常是入班时单科成绩最好的那位学生。
班里安静了片刻,不少学生回头向最后一排看。
费辛的右眼皮一跳。
俞仲夏被同桌用手肘撞了一下,忽然被吵醒的气性还挺大,抬起头骂人道:“干吗?想死啊?”
整个教室鸦雀无声。
“看来,”讲台上的费辛保持微笑,说,“你就是我的课代表?”
俞仲夏:“???”
他睡得半张脸都是红印,既暴躁又茫然,压根就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当上了化学课代表。
此时下课铃响,费辛也不想为此再多废话,说:“课代表同学,记得帮我收作业。下课。”
他收了东西要走,有个学生拿着练习册上来问题目,问的还是高一知识,费辛就在讲桌边简单给他讲解了一下。
其余学生下了课,自由活动ing。
从19班教室的后门出去一转身,就是18班的前门,有几个18班的体育生聚在那里聊天,嘻嘻哈哈的声音从19班后门传进教室里来,讲桌边的费辛一边讲题,一边向后面看了看。
教室最后一排的俞仲夏,到了课间反倒是不睡觉了,正扭着头朝后门外面看,眼睛微微眯起来,眉毛纠结在一起。
费辛讲完了问题,学生又问:“老师,如果还有不懂的,能去办公室找你问吗?”
“当然可以。”费辛答着,就看到俞仲夏起身,大步从后门出去。
角度缘故,他在讲台这里看不到外面发生了什么,不过刚才还很热闹的说笑声,马上停下了。
俞仲夏走到后门外,双手插在裤兜里,不爽地看着那几个18班的体育生。
男生们发现他出来,瞬间都不聊了。
其中也有想和俞仲夏说话的,又犹豫着没说。
几个人不约而同地,都看向他们之中个子最高的那一个,像是看他会是什么反应。
这男生刚才就背靠围栏,现在也还是那样,看着俞仲夏,没动,也不说话。
俞仲夏也那样。
两个人四目相对,磁场撞击,无声胜有声。
四周的空气仿佛都静止了,气氛极其微妙。
似乎有什么,一触即燃。
本来旁边还有18班和19班其他学生在玩,察觉到情况不对,旁人自动回避。
回教室的回了教室,胆大的自觉地走远了一点看热闹。
片刻后,俞仲夏动了。
他动了,七中顶流俞仲夏,铁血校霸俞仲夏,他要……动手了?!
只见他提了口气,喉结上下翻滚,对着围栏边那男生——
“he…tui!”其他人:“……”
被tui的男生:“……我敲你妈。”
俞仲夏道:“大舌头吗傻叉?跟老子学,呲凹草,四声草。”
那男生:“别给脸不要脸,再对着我呲…一个试试?”
俞仲夏:“一个哪够?呲、呲、呲,送你仨,够了吗?”
费辛打发了问问题的学生,拿着教材从19班一出来,就看见后门正剑拔弩张。
俞仲夏和一个男生互揪着对方校服衣领,围着的几个男生在劝架。
费辛:“俞仲夏,你们干什么?”
见有老师,揪衣领的两个不情愿地放开了对方,旁边一个男生打掩护:“老师,他和万鹏闹着玩儿呢。”
别人也附和:“没事儿!我们玩儿呢!”
和俞仲夏互揪衣领的高个子,名字叫万鹏的男生,校服衣领咧到了一边去,也不管,又背靠着围栏,一言不发。
费辛认出了他,和自己家住同个小区,邻居家的孩子。
之前见过的几次,他不是在玩滑板,就是在霸凌同学。
那个被他霸凌的,可不就是俞仲夏?
怎么还是连续剧呢?
这什么相爱相杀的校园双男主剧本?

我总在春天想起你全文阅读

费辛的衣着打扮和暑假里截然不同,万鹏明显并没认出来他,只当他是个普普通通的老师路人甲。
俞仲夏被两个拦架的男生一左一右揽着不让动手,不痛快地挣了挣,又对万鹏怒目相视。
费辛看这架势,感觉是只要他一走开,这俩学生极可能是要打起来。
虽说他不是班主任,打架也轮不着他一个实习老师管,可是就在他眼前,不管就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。
“课代表,”费辛道,“你跟我来一下。”
俞仲夏:“……”
万鹏马上嘲笑似的说:“俞十五,你还当课代表了?哪一科?”
俞仲夏道:“男科,专治鸟。”
费辛:……怎么还当我面搞黄色?这都什么学生?
万鹏要发飙,还想骂脏话,顾忌有老师在场,把话吞了回去。
不久以后的将来,费老师就知道自己会错了课代表的意。
这帮中二期男子高中生多数都有个外号,例如俞仲夏就被男生们叫“俞十五”。
万鹏写字难看,以前把自己名字里的“鹏”写得太松散,成了“朋鸟”,后来得了外号就叫“万朋鸟”,许多男生叫他“鸟哥”。
俞仲夏说的治鸟,还真不涉黄。
现在,费老师把男科课代……呸,化学课代表带去19班旁边无人的楼道。
“别在学校闹事。”他这样说了一句,想不出还该对这神秘莫测的俞仲夏说些什么,总觉得这学生哪儿都不对劲,最后说,“你化学成绩挺好啊,单科第一名。”
俞仲夏自下而上地看费辛,不知道琢磨了点什么,阴阳怪气地说:“期末抄得好,能当课代表,我也没想到。”
费辛:“……”
俞仲夏和费老师对话心不在焉,偏过头还朝来处张望,像是看万鹏那伙人走了没有。
费辛完全看不懂他和万鹏是什么情况,暑假里那次明明看起来像是……现在又不太像。
而且暑假挨万鹏揍的时候,俞仲夏简直就怂了吧唧,和现在这幅要与万鹏大战三百回合不死不休的模样,也完全不同。
“别在学校打架,校外也不行。”费辛道,“你这小孩,怎么校内校外,还有两幅面孔?”
俞仲夏歪头看他,语气又嗲起来,说:“老师~你和那天区别也很大呀~”
费辛:“……”这孩子是不是精分?要报警了。
“还有一分钟就上课了,回教室吧。”费辛板起脸来,赶他回去上课。
那帮体育生已经散了,就只剩下万鹏一个还在那里。
费辛不放心地站在原处,看着俞仲夏回教室。
上课铃叮叮咚咚响起来。
这BGM中,俞仲夏停在后门外,和万鹏眼神厮杀了三秒,两个人才都回了各自教室。
下午第三节,费辛又给18班上化学课。
体育生和艺术生区别还是很大,一进18班教室,扑面而来就是雄性激素过剩的强烈气息。
19班男女生数量基本持衡,而18班五十几个学生,女生不到十个,多数看模样还都比较男孩子气。
万鹏个子很高,坐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。上课约三分钟,他就趴在桌上睡着了。
临下课,费辛布置了作业,18班的化学课代表是个女生,扎了个利落的马尾,长得相当漂亮。
费辛问“哪位同学是化学课代表”的时候,她一站起来,前后左右几乎所有男生都看她——男人这种生物,无论年龄大小,对漂亮姑娘的喜欢永远不加遮掩。
费老师高冷地点头,示意课代表同学坐下。
有人在教室门口探了下脑袋。
费辛回头看,是18班的班主任,姓许,女老师,教18和19两个班语文课。
许老师:“费老师,不妨碍你吧?”
费辛:“没,讲完了。”
许老师:“那行,我叫个学生有点事。万鹏,你出来下。”
万鹏刚睡醒,一脸毛躁地把校服外套穿好,大步从后排出来。
下课后,费辛回理化办公室,经过语文办公室,门敞开着,里面站着俩学生,一个是万鹏,一个比万鹏矮点的是俞仲夏,俩人正在接受许老师的教育,隔壁19班的班主任也在。
许老师正说到:“一到课间你俩就闹事儿,还有完没完了?”
费辛路过只听到这一句,案情也很明白了。
俞仲夏和万鹏不是只在他那节课的课间互揪衣领,而是每个课间都蠢蠢欲动地挑衅对方。
费辛当晚没有晚自习,放学后就回了家。
费家父母今天回来得都比较早,夫妻两人合力做了一桌子菜,庆祝儿子第一天实习圆满成功。
费辛洗了澡,把穿了一天,十分束缚的衬衣西裤换掉,下楼来吃饭,像解除了封印,对着他妈***撒娇:“辛丽萍女士!上班好累啊!谁发明的上班!我不想上班,只想在家陪你做做饭这样。”
辛丽萍笑着拍他,又问:“学校怎么样?上课难不难?学生听话吗?”
费辛道:“还行,不难,不听我的话。”
辛丽萍说:“十六七岁中学生,正是最难管的时候。你上高中那几年还不是一样,我都不想和你说话,怕被你气着。”
费辛惊讶道:“有吗?没有吧,我怎么记得是你每天都追着跟我说话,还老是不敲门就进我房间,看我在干什么。”
辛丽萍立刻失忆:“有吗?没有吧。”
费文谦说:“不管怎么样,别跟学生起冲突,你年纪比人家大不了几岁,自己还是个学生,学生不服你也很正常。”
费辛道:“怎么可能起冲突?我怎么敢?我一个弱小无助又可怜的实习老师,教的还是特长班,班里那些体育生,马上就比我还高了,真要打起来没准我还真打不过。”
“算了吧。”辛丽萍道,“是谁刚上大一,就和人家体育系因为抢篮球场打起来的?还打不过中学生?你教的要是皮特帕克我就信。”
费辛先是谦虚:“我那不是年轻气盛才不着调吗?早不那样了。”
又吐槽说:“蜘蛛侠都没我这学生变脸快。”
他把暑假撞见万鹏欺负俞仲夏的事说了,但没说他怀疑俞仲夏可能喜欢万鹏这一茬,只说:“这两个,现在都是我的学生,今天他俩还差点在学校打起来。”
费文谦不可思议道:“现在中学生怎么这么夸张?打人那个,还就住在咱们小区?”
费辛道:“你们见过一个老玩滑板的男生吗?只比我矮小半头,就是他。”
费文谦摇头,辛丽萍却说:“我见过两回,住前面公寓楼的吧,家里养了条边牧,我见过他滑着滑板遛狗,真怕他不小心摔着。”
费辛做惊恐脸:“嚯,好家伙!运动神经够发达的,幸亏没认出我来,不然我不死定了么。”
辛丽萍责备他说:“还没说你,怎么还把不认识的人带回家来?”
费文谦表达不同意见:“一个十几岁小孩儿,有什么关系?再说还受了伤,费辛这是在做好事。”
费辛道:“主要当时看他可怜巴巴,谁知道今天就跟变了个人似的,我都怀疑是不是孪生兄弟。”
费文谦道:“这也很有可能啊。”
费辛也做了一点求证小工作,说:“我找他班主任问过,班主任说他没兄弟姐妹,我也搞不明白。”
费文谦:“有没可能是父母离异,档案里没写那么清楚?”
辛丽萍道:“行了行了,你俩热心的都不是地方。费辛你是个实习老师,也不当班主任,好好上课就行,其他事少管,你也管不了。”
“知道了妈,我就是无聊,这一天天的……”费辛凄然道,“不是吧,这才刚刚第一天?!”
颍城第七中学,大门外。
晚自习结束,学生们鱼贯而出。
俞仲夏两手空空,也不背书包,一个人出了校门。
“俞十五!”有人从后面追上来叫他。
“干吗?”俞仲夏回头,是18班的一个体育生,叫杨柯,高一时候跟万鹏和俞仲夏就整天泡在一起。
杨柯道:“鸟哥让你去路口等他一下。”
俞仲夏道:“不等,让他滚。”
他抬脚走人,杨柯追着说:“十五,别气性这么大,咱们大家好这么长时间了,不管什么误会,你气也气够了,都一暑假了,至于还过不去吗?”
俞仲夏道:“误会?你们知道……你们知道个屁!”
杨柯道:“行行行,别炸,鸟哥是怕学校里边和校门口不方便,班主任下午才说了,要是再看见你俩凑一起,就要叫家长了,这才开学,鸟哥不想惹麻烦,他自己才不怕叫家长,不是怕你家里……”
俞仲夏站住,杨柯也住了嘴不说下去。
不知道俞仲夏想了点什么,问:“哪个路口?”
一会儿,万鹏骑着变速车从学校里出来,看见等在门边的杨柯,问:“怎么就你?俞十五人呢?”
杨柯:“去路口等你了。用我跟着一起吗?”
万鹏:“不用。”
杨柯:“真不用?你俩别打起来。”
万鹏:“不打,好好说。”
杨柯还将信将疑,万鹏骑着车一溜烟走了。
转角路口,有家便利店,俞仲夏***买小说全文了瓶水,准备结账的时候看到冰柜里的玻璃瓶装RIO鸡尾酒,又过去拿了一瓶。
到他结账,收银小哥看他的校服,又看他的少年嫩脸,提醒他:“这是酒精饮料,未成年不能买。”
俞仲夏成熟稳重又装逼地说:“我十八了。”
小哥分明不信,道:“把身份证给我看下?”
装逼失败的俞仲夏只好改口说:“我女朋友让买的,她看广告说这瓶子好看,想发朋友圈。”
他拿的是瓶粉色水***味,包装是很讨女孩喜欢,粉粉的少女心。
正是放学时候,后面排队的学生越来越多,再多这店里就站不下了,RIO酒精度也不高,小哥便不再坚持,给俞仲夏扫码结了账。
俞仲夏从店里出来,站在路边,RIO揣在校服衣兜里,拧开矿泉水瓶喝了几口。
万鹏骑着车过来了,到他面前刹住车。
他把水瓶拧好盖,随手一丢,刚刚好丢进万鹏车前杠的水壶架里。
万鹏低头看那瓶子,心里有点不是滋味。
他俩还没闹掰之前,万鹏每次骑这车出来,俞仲夏但凡手里有个瓶子,都要这么投篮似的丢着玩,也有失了准头丢不***的时候,还是准的时候多。
万鹏坐在车座上,抬起头看自己曾经最好的哥们儿俞仲夏,两个月前他俩还好得跟什么似的。
天大地大,兄弟最大。这话该是没错的吧。
俞仲夏歪头看着那个卡在水壶架里的塑料瓶,看样子不准备先开口。
万鹏决定先表态,说:“十五,那事是我不对……”
说时迟那时快!
俞仲夏从衣兜里掏出RIO,不由分说,照着万鹏的脑袋就狠敲了上去。
“!”万鹏吓一跳,到底是个练田径的,反应极快地侧身一避,躲开了。
俞仲夏出手这下抡圆了胳膊,用上了八分力,被万鹏这么躲闪开,他的手臂惯性却收不住,那瓶子稳准狠地砸到了变速车的车把上。
砰!一声,玻璃瓶几乎是炸开了。
万鹏:“……”
俞仲夏:“……操!”
偷袭不成就算了,他自己倒被玻璃瓶爆裂那一下,弄得一手血。
便利店出来的学生,放学路上的学生,其他过路的行人,被声音吸引,都朝这边看。
万鹏过了刚开始那懵逼劲儿,看玻璃瓶碎成了渣,背后一凉,难以置信地说:“俞仲夏?你他妈是想要我命吗?”
俞仲夏把碎得只剩半拉的玻璃瓶扔了,道:“要你命怎么了?你不该死吗?我当你是兄弟,你搞我弟弟!你他妈…… ”
“我没有!”万鹏脸色都变了,道,“你小点声!”
俞仲夏冷笑道:“你个死变态,还要脸啊?”
万鹏说:“都跟你说了我没有……你手!你手流血了!没事吧?”
俞仲夏道:“滚蛋,少来猫哭耗子!”
他向旁边倒着走了几步,抬起没事的左手冲万鹏比了个中指,道:“你给老子等着!早晚neng死你!”
万鹏:“……”
俞仲夏转身离开的背影,气势还在。
其实一张脸扭曲得亲妈都快不认识:我屮艸芔茻!好他妈疼啊!!!

本站点评

以上就是本站为您带来的我总在春天想起你完整资源全集免费阅读,作者文笔流畅,点关注不迷路!

点击免费阅读我总在春天想起你全部章节!

费辛俞仲夏小说仅代表我总在春天想起你作者观点,不代表小宇文学导读网立场。

欢迎访问小宇文学导读网

声明 | 小宇文学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!

网站地图

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

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