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 架空穿越

攻略御史大夫txt大结局完整版免费(脱脱谢珣小说)

脱脱谢珣 小宇文学 2020-06-20 11:49:12
  • 攻略御史大夫合集版免费阅读-攻略御史大夫(脱脱谢珣)完本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

    脱脱谢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    小宇文学攻略御史大夫无删减完本txt资源全集专栏

    点击在线阅读>>

小宇推荐一部2020火爆小说攻略御史大夫,这部小说的主题正是脱脱谢珣,全文思路清晰,情节动人,小说描述了脱脱谢珣之间的缠绵故事:好鲜衣,好美食,也好赌博饮酒helliphellip白天是和鸿胪馆外国友人谈笑风生的博学翻译,晚上是平康坊里的妖娆小胡姬,若有闲暇,还能去天桥给人算个卦...

脱脱谢珣小说攻略御史大夫全文免费阅读:

进了朱雀门,顺着南广济街走左首第一个官署就是鸿胪寺。
黎明微醺,晓月画楼,五更的时候朱雀门一开,监门校尉对过门籍,署中热闹起来。
“春万里,春万里,春……万里?”
桌几旁,吏役倒很应景地打了个万里长的喷嚏,“哈啾”几声,蹭哼一阵鼻子,确定脱脱没应卯后,在卯册上提笔划拉了下。
“不对呐,春万里从未无故旷班过,康十四娘,她这是怎么了你可知道?”吏役挖起鼻孔,问栗特少女康十四娘。
身为资深贫穷少女,两人同租崇化坊,靠近西市。此间到处散发着没钱的气息,人员混杂,租金便宜,随时能沽到平价的浊酒。每日散衙后精通藩语的两人还能到西市碰碰运气,做个业余牙郎。
可惜康十四娘生性内敛,不过老实呆鸿胪寺做个译语人,脱脱夜不归宿常有,不过,点卯不到是头一遭。康www.zjtechexpo.cn十四娘正了正幞头,说道:
“我虽然同她住隔壁,但这回,我并不清楚发生了何事。”
吏役啧了声:“你们算什么隔壁?墙还没人肩膀头子高,坍成那样,在家里就能一眼瞧见外头大街,我劝你们,攒点钱换个地方。”
两姑娘家的租房环境确实恶劣,夯土墙不高,不高就算了,不知哪年的长安暴雨竟直接给淋塌了,横竖无人管,野草长的比西京城郊的野狗还多,尤其夏夜,黑黢黢的,□□在里头叫得跟没喝饱奶的娃娃似的,又躁又烦。
康十四娘眉宇转蹙:“要报官吗?”
吏役咂摸片刻,道:“再等等吧,会不会是病了?不像啊,春万里一年到两头跟獾狗子呢,没见她病过。”
这一等,就是两日。
脱脱在台狱病倒没病,照吃照睡,石榴裙在麦糠皮里滚得好像猪打泥,脑袋上顶了一团稻草,滑稽至极。偏睡梦中天在不停下通宝,砸满全身,海水一样要把人淹没了,好不快活。
谢珣在木栅外看到的便是一副十分诡异的场景:
小舞姬美眸紧闭,双手乱舞,脸上带着无限的甜蜜蜜笑容,嘴里不知在呢喃什么。
这么高兴?
他抱肩冷眼看着,王监察道:“台主,李怀仁的案子差不多清楚了,这个教坊女,”可真是美丽啊,王监察心里在呐喊,但脸上没有一丝笑容,“也基本确定与此案无关,只是凑巧,李怀仁点名要最好的胡旋舞舞姬,假母便把她推出来了。”
里头,脱脱突然睁眼,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对着麦糠皮就是好一阵摸索--她失望极了,什么都没有。
梦醒了,那么多通宝统统不见了。
脸一扭,对上谢珣,脱脱立刻笑得很谄媚,如果她长了一条尾巴,此刻,一定会朝谢珣摇得比狗还欢:
“谢台主!”
她一副跟谢珣自来熟的口气。
王监察替她捏了把汗,啧啧,叫这么顺溜,御史大夫的头衔不烫嘴啊……不过,声音蛮动听的,酥麻娇软。
她那嘴角边亮晶晶的是什么?沾着麦糠皮?谢珣微皱眉。
他忽然看清了,那是小舞姬的口水:真恶心。
仿佛意识到谢珣的目光在自己脸上梭巡,意味不明,脱脱很配合地送出去个羞答答的媚眼,一低首,欲说还休地摸起了头发。
她头发乱如鸡窝,一身腌臜,再配上那个勾引男人的笑,蠢到爆。阳光透过高窗洒落,照在脸上,眉眼犹存清稚,连细小的绒毛都布上了一层金色春阳,明明年纪小……谢珣膈应地收回目光:
“既然无关,那就放人,不过平康坊是该趁机整顿一番,鱼龙混杂,”他眼睛朝脱脱的那截好腰身上一过,目露讥讽,“二八佳人体似酥,腰间仗剑斩愚夫,自古以来,女人若是当起细作,恐怕比男人还要简便的多。”
谢珣对王监察低语了两句,王监察立刻点头:“明白。”
关了她两天,传闻中的酷刑没有,伙食竟也过得去,一听要放人,脱脱两眼冒光,火速爬起,所谓丢人不丢架势,石榴裙一抖搂,觑了觑谢珣:
“台主,妾真的可以走了?”
谢珣颔首。
脱脱却磨叽不动,眼睛一弯,笑得眉毛又要飞出去了:
“妾早就听说御史台秉公执法,从不冤枉人,妾就知道台主一定会把我给放了。”她眉眼活泼,脸上讨好的神情活灵活现,“但,那个钱,台主还没说到底……”
谢珣眉梢挑起:“你人不大,胃口倒不小,连御史台的竹杠也敢敲?”
真邪门,这么红唇皓齿看着金贵无比的郎君居然也耍赖皮?脱脱心里直翻白眼,笑靥如花:
“妾哪里是敲竹杠?再不长眼,也不敢打御史台的主意,可那天,”她忽灵光一现,顿时明白了什么--
定是有外人在场,谢台主装正经!
男人嘛,脱脱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,瞥眼王监察,堆笑说:“劳驾,妾有些话想单独跟谢台主说。”
无论如何也要弄到钱。
王监察悲悯地瞅了她两眼,不禁感慨:真是不知死活。台狱里能活着走出去,寻常人早跑得没影,她真是奇葩一大朵呀。
可惜这么标致的小***了,脑子不好。
“你要是不想走,就不要走了。”谢珣冷道,已经十分不耐烦。
不料,他前脚刚抬,只觉衣袖被人牵了下,一转头,脱脱果真跟瘫软泥似的倒在了脚下,搂腿不放,谢珣避之不及,想把袖子从她手里拽出来,脱脱不肯,双眼一眯,勾魂妩媚凄楚可怜:
“台主,妾可是平康坊的正经姑娘,还没遇到过吃白食的客,台主一定不是这种人!妾家里还有病歪歪的老母亲,要灵芝老参吊着命,妾被关了这几日,本就不能跳舞,台主若连上回的钱都不肯付,那就是断我母亲的活路了……”
好大一帽子从天而降。
谢珣眼一瞟,瞧见她白嫩的脚丫子上多了几道红痕,还赤着呢,因抓捕的急,没功夫让她穿鞋。再看衣裳,忽觉刺眼,眼下正是暮春时节,清阴渐密,但她这露的比穿的多,在这和自己拉拉扯扯,她不要脸,自己的脸还是要的。
“放手。”谢珣吐出两字,“你当我很闲?”
他语调不高,自有威摄,脱脱到底抵不过这种眼神,讪讪松开手,暗道他瞎了吗?竟看不见我如此动人美貌?她深吸口气……
“***!”脱脱心里狠狠骂了句,见谢珣真的走了,立马旁若无人地爬了起来。
她这么大喇喇从台狱里走出,来到院中,难免被男人看,不分流内外,统统把眼睛飘她身上了。
脱脱光着脚,一面抬腿掸脚底,晃荡着身子,一面不忘剜去几眼:“看什么看?想看花钱到平康坊看!穷鬼!”
御史台规矩严,不用她吼,也懒得跟一教坊女计较,但被人骂穷鬼,于男人来说,是和“不行”平分秋色的人生两大奇耻大辱。
众人立刻冷冰冰地把目光投向脱脱:你在放什么屁?
溜了溜了,御史台的人都是冰块。
出了御史台,脱脱才回过味儿来,所见之人,哪怕只是个胥吏,也都生得眉清目秀的。难怪人们把御史台又叫“玉笋班”,她恍然大悟,当然,脸长的最好的就是御史大夫本人了。
长的好又怎么样?三品高官又如何?谁叫你无赖?脱脱牵唇笑了,掌心一展,手里的物件朝上一抛,划出道亮光,那是谢珣腰间所配金鱼袋。
没了金鱼袋,我看你怎么上朝?
本朝三品高官佩金鱼袋,内盛鱼符,是出入宫廷的信物,以示身份。脱脱掂掂金鱼袋,撕下半幅裙子,把脸一遮,赤脚往平康坊方向走了。
长安城里路况并不尽如人意,除了宰相上朝的道路格外开恩给铺上一层细沙,其他道路,一到雨天满地***。即便是晴日,这么光脚走路,也把脱脱***的脚丫子硌得嘶嘶直吸气。
要靠两条腿走到平康坊吗?
走半晌,才听到辘辘车声,定睛一瞧,是个卖蜜饯的推车。脱脱心花怒放,喊了两声“老丈”,龇牙咧嘴跑到跟前又有点不好意思了。
也太老了吧,脱脱心里直犯嘀咕,这眉毛胡子全白茫茫一片,她觉得张不了这个嘴。
老汉面色存疑,打量了脱脱一番,见她只虚虚挽了个回鹘髻,衣裙鲜艳,打赤足,不过脚面有伤红衣破损,怎么看,都很像……老汉忍不住问道:“小娘子,你这是被人欺负了?要不要报官?”
脱脱遮着脸,只露一双灵巧的眸子,厚颜启口:
“老丈,别误会,我这是昨夜没能赶上宵禁前进坊,排水沟里凑合过了一宿,鞋也丢了,老丈能载我到南曲吗?请老丈行个方便,到了我再付账成吗?”
老丈是个极好说话的,张嘴应下。脱脱甜甜一笑,跳上车,天南海北地跟老汉呱啦起来。
车里本就有蜜饯杂物,加上个脱脱,她再轻盈,也是个活蹦乱跳的大活人。老汉很快冒了满脑门的汗,再无多余力气应付脱脱的闲话,脱脱见状,很是心酸,想要跳下来:
“老丈,我还是自己走吧。”
老汉的糙手一伸,抹了把油汗,笑道:“你一个小娘子连鞋都跑丢了,我看你年纪不大,”既听脱脱提南曲,老汉心中了然,想必,也是个苦命姑娘否则怎么会年纪轻轻在那种地方摸爬滚打?于是,改口说,“小娘子只管安心坐,我小老儿出一辈子苦力,这点不算什么。”
脱脱不再吭声,等到南曲,她一溜烟跑***,又很快一溜烟跑出来,把沉甸甸一袋通宝朝他手里塞去:
“老丈,这是脚力钱,我说话算数的!”
老汉急急道:“要不了这么多,小娘子,既是你心意我收两枚,剩下的……”
话没说完,脱脱撒开脚丫子早跑了个无影无踪。
南曲里,姑娘们白日多在养精神,馆中寂寂。假母跟脱脱一样,被关了两日,先她一步回来,见了脱脱,咋咋呼呼上来就是一顿啰嗦,眼角挂泪,哭天抢地。
“阿婆,还能喘气就不要摆出这么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了,还有,麻烦你以后能不能别再招待歪门邪道的节度使了好吗?狗命要紧,明白?”
脱脱没工夫跟她抹眼泪,敷衍两句,洗了把脸,匆匆换上黄袍,到后院槐树下牵自己那匹小驴,嘚儿嘚儿地离开了南曲。
再次踏进朱雀门,脱脱下驴,走路突然瘸了,一副身残志坚的表情挪到了鸿胪寺的监门处。
校尉认出她,倒吸口气:“春万里,典客丞都已招呼同僚们打算给你置凶肆了,还活着?”
“呸呸呸,我命大着呢!”脱脱瞪他。
“你怎么回事,从不见告假的怎么这回缺了两日?李丞命人亲自去崇化坊找你,你家人急都急死了,只好报官,这还没什么头绪,你倒好,自己又冒出来了!”校尉正经问。
脱脱脸一垮:“我被驴甩沟里去了,昏了两夜,真是可恶,排水沟边上槐树叶子长这么大有个鸟用?不良人都没瞧见沟里躺着个人,不过呢,”她乌溜溜的眼珠子一转,“我这人,历来都能够逢凶化吉,你猜如何?”
“如何?”
“不知哪只不长眼的死鸟,拉了我一脸热屎,我一个激灵,就这么醒了。”
校尉“咦”了声,往后掣掣,仿佛那泡热屎拉自己脸上来了。
脱脱天花乱坠扯完,一瘸一拐来到院内左侧第一间公房,叩了叩门,脱靴***。
着浅绿官袍的男子自一堆卷牍中抬首,被吓一跳:
“春万里?”
“李丞,是我。”脱脱眼睛一眨,流下眼泪,跪在地上,翻译似的把自己奇遇流畅地复述出来。
典客署的长官姓李,是脱脱的伯乐,人虽丑,但很有惜才的气魄,把当年不过十三岁一脸稚气的脱脱提溜进典客署做事,不过前提是以为她乃胡人少年。后来,知道脱脱是女儿身,倒也无谓,听闻圣人有想开女科的意思,便日日鞭策脱脱将来应试。
脱脱苦不堪言,不爱读书,更不爱诗歌文章,一出手,字如鸡爪,实在辣眼,平日看她一张小嘴伶牙俐齿,但真正视事,需和康十四娘珠联璧合,一个人译语,一个人润色番邦风土人情笔记。
“好了,事出有因,既然还活着再好不过了,”李丞非常宽容地打消她的顾虑,像看女儿似的,“倒不至于让你考课过不了,脱裤子打***这种事,也免了。”
说完上下一扫她,“脑子没摔坏吧?”
“绝对没有!”脱脱赌咒发誓,朝自己脑门弹了一声响,“我机灵着呢!”
李丞摸着他漂亮的小胡子笑了:“那就好,眼下有个能给你长脸的机会,要不要去?”
脱脱如小鸡啄米:“要的要的!“
长脸的好事还没出口,有人敲房门,一脸惊恐:
“李丞,御史台来人了指名要见你。”

攻略御史大夫全文阅读

什么事惊动御史台?李丞第一反应很慌,穿了靴子跑出来。
一看来者,虽不过是从九品下的御史台录事,但御史台的威名相当令人害怕。李丞调好表情,迎了上去:
“稀客,稀客,”李丞牙酸,很想问什么邪风那么不长眼把御史台的人吹到鸿胪寺来了,话到嘴边则变成,“录事到敝处是有公干?”
录事很平板地答道:“两件事,第一回纥使者擅自离开鸿胪寺,劫掠坊市,恣意伤人,四方馆那边说当初是借你典客署的人负责招待回纥使者,教授礼仪,上峰有话要问。第二,御史台需要一名回纥译语人,选个伶俐些的,一并送来。”
难怪,难怪,四方馆真是奸猾把锅甩到典客署来了,明明回纥使者食宿皆在四方馆……要怪就怪整个鸿胪寺总是直司不够,像春万里这种全才又是临时杂吏的小角色,总是哪里需要哪里搬,没想到,竟飞来这么一笔横祸。
李丞赔笑道:“那是自然,既然是贵台有需要,敝处自然全力配合,只是,回纥使者犯禁这事怎么会越级报到贵台?难道京兆尹不管?”
录事道:“那要问京兆尹是干什么吃的,人都下到狱里了,还能被劫狱,简直废物做派。”
听他一个从九品的录事居然敢对三品京兆尹出言不逊,真不愧是谢台主调、教出来的,李丞只能暗道佩服,抓了抓幞头:
“请转告台主,某尽快把该送过去的人送去。”
送瘟神一样目送录事远去,李丞折身进来,一抬头,脱脱那副表情俨然家中养的黄犬,正认真瞪着一双明亮狗眼,察言观色,揣摩主人。
“李丞,御史台的人来做什么?”
她很惦记谢珣那个混蛋。
把事情来龙去脉一说,李丞叹气,用一种“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”的眼神看向脱脱:
“春万里,你不要怕,依我看御史台让你过去横竖都是为了查案,回纥近几载国力强盛,今非昔比,使团猖獗。京兆尹看来管不了了,让谢台主杀杀这群人的锐气也好。这回,当初既是你经手的,御史台又缺译语人配合断案,对他们来说,你正好将功折过,怎么样?”
烫手山芋就这么兜手里了?脱脱傻眼。
出门前掐指一算自己没这么衰的啊,她这是招上御史台了?前有节度使,后有回纥人,脱脱想撞豆腐。
“李丞,你看我这腿,我现在这副德性去御史台简直丢光典客署的脸。我无所谓,但李丞这典客署的脸面不能不要呀。”脱脱想把山芋砸回李丞手里。
李丞老神在在地把胡子又是一捋:“看什么腿,御史台那帮人全是看脸的,你脸白,别害怕,”说着对准脱脱纤弱肩头拍了拍,语重心长,“把握机会,指不定这回你表现的好,将来把你调中书省,做个蕃书译语,得了哪个相公青眼岂不前程一片大好?我看好你!”
谁说御史台看脸?连腰都不看,脱脱拉着哭腔:“我还想嫁人呢,前程再一片大好,难道我还能混上相公不成?”
“青天白日的你倒会做梦。”李丞瞥她一眼。
脱脱只想躺地装死:“做梦不要钱。”
她好说歹说先回了趟崇化坊,隔着墙头,阿蛮一眼看到她,立马尖叫,一激动突厥语就滚开水似的咕嘟往外冒。
脱脱耳朵痛:“你叫什么?”
“姊姊还活着?”阿蛮把手里准备晾晒的衣裳一丢,跑到她跟前,“我们报了官,典客署长官也来看过了,大家都觉得你这回凶多吉少,”圆脸丫头身子倾过来,“李姊姊为你哭得伤心,唉,哭有啥用,我正发愁怎么给棺材铺付定金呢!”
脱脱撕了撕她的嘴:“欠揍,你没好好照料李姊姊?”
两人进屋,屋里陈设简陋,胜在窗明几净收拾得十分利落。这个时令,长安城早***烂漫,李横波厚衣裳依旧没除,人恹恹的,歪在床头毫无动静。
才二十有二的年纪,便顽疾不愈,日日靠名贵药材吊着悠悠一口气续命,脱脱目视床上人片刻,换张笑脸上前:
“横波姊姊,我回来啦!”
李横波慢慢睁眼,鬓发凌乱,脸色苍白,看到脱脱的那刻眼睛才亮了瞬:
“脱脱?”
脱脱腰酸腿疼的,往胡床上一坐,开始漫无边际地扯起谎来,末了,笑眯眯接过阿蛮递过来的去岁自酿葡萄酒,给她一记“还是你懂我”的眼神,一饮而尽,忽呛得死去活来,脱脱怒道:
“阿蛮,你在酒里下毒了吗?这么酸!”
阿蛮壮如牛,任劳任怨,什么都好,唯一不好的便是弱视。去岁暮春独自在梧桐树下捉俗名“瞎碰”的昆虫,此虫多在黄昏夜晚活动,遇光乱撞,趁着月色,阿蛮欢天喜地拿着玻璃瓶满载而归,脱脱赞过即发觉:玻璃瓶里满满的不过是小驴屎蛋儿。
指不定就是自己那头驴拉的。
阿蛮很委屈:“都黑乎乎的嘛,我以为就是了。”
往事历历在目,脱脱看了看手里的空盏,回味着刚咽下去的醋,咬牙切齿:
“行吧,你好歹没给我下屎。”
说完,猛的打了个酸嗝,脱脱跑出去吐了。
阿蛮追出来,眼睛瞪老大:“你不会有了吧?”
“有什么?”
“我听说,男人跟女人这样那样,女人就会有孩子。”阿蛮神神秘秘的,“你去平康坊,是不是跟很多男人这样那样?”
脱脱直起腰,开始怒搓阿蛮的狗头:“说,你是不是偷看了我的***图!”
阿蛮裤腿挽着,不惯穿鞋,撒欢在院子里上窜下跳:“有啥好看的,光着***,不害臊不害臊!”
她笑得跟只小母鸡似的。
两人相差一岁,掐起来常引得隔壁康十四娘家的黑狗挣绳狂吠,脱脱追着阿蛮打练手,突然停下,她陡然明白了一件事:
谢珣有病。
他不行。
如是想着,脑子里立刻连绵出现栩栩如生的画面:月黑风高夜,杀人放火天,年轻的御史大夫畏惧名门淑女发现自己隐疾,每每定下亲,便神不知鬼不觉痛下杀手,时间一长,御史大夫克妻的名头响亮,有头有脸的人家虽看重他位高权重,但决计不敢把女儿嫁给他……
没跑了,肯定是这样,如此一来,既解释了御史大夫为何迟迟不娶妻,也解释了他为何对自己毫无反应。再结合假母平日教导,越想越笃定。
脱脱得意地总结了下,一阵唏嘘:造化弄人,白瞎了,这跟宫里的宦官又有什么分别呢?不过话说回来,在本朝做宦官才是风光得很呐,谢珣他为何不干脆去做宦官?可以手握神策军呢……她甚至替谢珣谋划了条***更佳道路。
两人闹完,阿蛮去布置饭菜,脱脱在院子里烧了开水洗头发。
“你真的没受伤吧?”李横波是柳叶眉,细细一蹙,多情美人模样,她从屋子里走了出来。
脱脱乌沉沉的长发包在干手巾里吸水,三步并作两步,扶了她一把:“没有,就是挨了泡鸟屎,我早说过了,我福大命大。”
“是我拖累你们。”李横波黯然。
脱脱嘻嘻笑:“又来了又来了,横波姊姊,你也太小看我了,”她哼道,“凭我的聪明才干,你等着,不光你的病能医好,我将来呀还要在挨着皇城的崇仁坊买屋子,我听说,崇仁坊一到晚上,热闹的连东西两市都比不上!”
不管如何,牛皮先吹出去,也先给李横波画个大饼宽心。
“你要谨慎,我总怕你出事。”李横波很忧愁,“多花时间再练练字吧,我可以教你,你总要仰仗康十四娘不是长久之计,自己能写一手好字,润色文章才是立身之道。”
脱脱吐舌头:“我又不是不会,只是难看了些。”
“你这么聪明,学什么都一上手就会,但字不一样,需要下苦功练习才行。”
脱脱打个呵欠,让狂野的春风把头发吹干,靴子一穿,掸掸黄袍上的灰尘:“署中还需视事,我去一趟。”
不等这两人细问,脱脱骑驴走人,已是散衙时分,本朝典律,凡内外官,日出视事,午而退,有事则直官省之。典客署有人留值,李丞还在,亲自领她到御史台。
路不远,近在眼前,看李丞递出勘合,脱脱深呼吸几下暗道既然长安城里多事,这个点,御史大夫应当在宫里和相公们在政事堂主动加值吧?
政事堂身为本朝天字第一号署衙,当初,主持建造长安城的宇文大匠自然将其设计得极尽堂皇。大匠世代武将,其人不靠弓马立名,单以砖刀墨线成千秋--政事堂承载了帝国百司最富丽大气之形。
青黑瓦,朱白立面,正脊与垂脊交接处的鸱尾欲飞九天,这五开五进的正堂里坐着的便是位极人臣的相公们。
绿意萌动,嫩红绕目,窗下有一水池,里头金鱼都比别处的傲气。日影移动,透过窗格投在政事堂自有氤氲氛围。
“小谢,回纥使者一事,你什么意思?陛下不想闹大,圣意是尽可能化小不要激怒回纥的可汗。”中书令文抱玉是标准的中年美男子,胡须整齐,面容清雅,身材修长一点不走样,紫袍玉带仪表堂堂。
谢珣面对自己的座师,依旧死人脸:“我要办了他。”
左右仆射人都在尚书省,不是被户部绊腿,就是跟吏部纠缠,正堂里,只师生两人枯燥且乏味地对话。
中书令微笑点头:“很好,我也是这个意思,按流程来,让他无话可说。”
案上卷轴如山,文抱玉人在卷轴后,虽然含笑,但直视谢珣的目光炯然如刀:“李怀仁拿下的相当利索,陛下很满意,回纥使者不过是小小插曲,此事一了,难缠的在后头,小谢有信心吗?”
谢珣盘膝而坐,正对老师:“不是我有没有信心的问题,老师兼着户部,打起仗来烧钱烧粮,这是其一。其二,圣人宠爱鱼辅国,不改掉圣人喜用阉人监军的臭毛病,老师就是有金山银山,也打不赢河北。更何况,朝廷当下还没有金山银山。”
文抱玉没有否认:“确实,但只要陛下意志坚定,有和藩镇开战的决心,君臣相携,我相信会有重现荣光的一刻。”
这些话,异常铿锵。
白袜踩过地板,紫袍一拂,谢珣正容作揖起了身:“老师,我先去处理回纥人的事宜。”
“你的金鱼袋,到底哪里去了?”文抱玉想起这茬,笑得蕴藉,“闹到要借的地步,这可不是谢台主的风格。”
第一次丢东西,丢的还是金鱼袋,谢珣漆黑双瞳微动,莞尔哼道:“学生有可能是遇到了一个不知死活的小蠢货。”

本站倾心推荐

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攻略御史大夫完整资源全集免费阅读 ,小说资源故事很精彩,作者文笔不错,精气十足,妙趣横生,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!

点击免费阅读攻略御史大夫全部章节!

脱脱谢珣小说仅代表攻略御史大夫作者观点,不代表小宇文学导读网立场。

欢迎访问小宇文学导读网

声明 | 小宇文学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!

网站地图

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

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